南天青

我喜欢夏天,喜欢雨天,喜欢好看的人,喜欢有才华的孩子,喜欢吃酸的,喜欢吃笋,泪点低喜欢流泪,笑点低喜欢笑,曾经想有一个人可以住进心里,现在发现心太小,不如养一只仓鼠

夜筵迟迎之

    他无意间入了永恒,爱上永恒,痴等了上万年,等一个没有心不会爱的人的拥抱。终于黯然神伤,进入轮回。
    他本无心,因他生出爱恨忧惧,嗔痴怒慢。在他离去的千千万万个日夜里感知着从未有过的孤独寂寞。
    醒悟的那一刻,他懂得了他的爱,他想回应想陪伴,入世千万不过是为了能遇见他。五世痴缠,从来不能同生,却一直共死。
    回去吧,因你我有了心得了爱,我是永恒,我的爱即是永恒不变的。我再不会让你等我。
    夜筵迟迎之。虽迟,终究不晚。

或许我能在某个时刻,在我不知觉的时刻,与你擦肩而过。那时候你我都笑着,遇见的一刹那有些恍惚,再回头你已隐于人群中。

不可说,候君归

对不起,我放不下,忘不掉……
@炒鸡可爱の渊酒

对不起。

你什么时候回来,我好想你,没有你的文都可以,至少让我知道你平安。

有时候,日子幸福得让人忍不住流泪。

【耽美】我一直在

      欢迎回来~ヾ(✿゚▽゚)ノ
      @炒鸡可爱の渊酒
      这篇小短文就当作欢迎你回来的礼物~那个,小学生文笔,还望不要嫌弃……还有,本来想写你喜欢的冰山受,现在……我也不造是什么了T^T
      那,食用愉快~(迅速溜走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萧遥打开门,在玄关处换了鞋,轻轻把公文包放在沙发上,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。床上的人裹在被子里一如他走时的样子,他走近,伸手摸了摸叶恒的额头,松了一口气。烧退下去了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 叶恒似乎感受到了额头上微凉的温度,迷糊着睁开眼,认出来人后又自顾自地闭上眼睛。什么嘛!这么不给面子,自己可是疯狂地结束了一天的工作,特地腾出半天时间回来照顾他的……这么想着,萧遥便觉得委屈巴巴的。盯着那人长长的卷卷的眼睫毛看了一会,有些心动,便俯下身细细地吻起对方的眼睛来,轻柔地好像在吻着自己无比珍视的宝贝。      
      温暖而柔软的触感从眼皮上传来,弄得叶恒心里痒痒的。他用脚丫子想也知道是谁,企图用手推开在自己脸上作怪的人,伸出手的一瞬间手腕便被萧遥抓住摁在床上。萧遥接着吻起叶恒脸颊上浅浅的酒窝来,用灵活的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,像只百般讨好主人求怜爱的小猫咪一样,虽然萧遥并不是被怜爱的那一方……
      这下叶恒是真没法睡了,不管什么时候,他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萧遥用舌头舔他,有些恶心不说,关键是酥酥麻麻的,会起感觉……还有,这一点,萧遥自己非常清楚,这就是摆明了不让自己睡了。叶恒睁开眼,瞪着萧遥,不说话,脸上一副冰山面孔,阴云密布。萧遥作为商人,所谓无奸不商,脸皮早就厚的不是一般般了。这会儿还是睁着无辜的眼睛,眨巴眨巴着像要泛出泪光,俨然受委屈的萌小孩。叶恒看着面前妖孽的表情,想着这么好的脸蛋儿和这么好的演技不去演戏可惜了……然而演戏的话,不仅要给别人看,必要时还得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……想到这,叶恒忽然有些不爽。转念一想,自己为毛要和自己想象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吃醋……又有点暗自庆幸还好萧遥不是演艺圈的,是的话也不会遇见吧。
      看着叶恒脸上复杂多变的表情,一开始是恼怒,再是可惜,一会儿又有点不高兴,最后是释然。萧遥觉得很奇特,虽然不是第一次,不过叶恒好像一直藏不住,心情全写在脸上,和初次见面完全不一样。一开始还以为他是个无比刻板又拘谨的人,相处久了才发现,叶恒其实很简单,只是从不在外人面前流露内心。所以,萧遥对叶恒一些细微的小表情简直爱不释手。当下心内炙炙,便顺势吻住对方的唇,叶恒似乎能感受到萧遥的情绪,慢慢地回应起来。萧遥浅尝辄止,数了数叶恒的牙齿后就想离开,但似乎叶恒并不这么想,他用空着的一只手环上萧遥的脖颈,拉着他靠近自己,抬起头一点点加深这个吻。萧遥原本坐在床沿,现在又被叶恒硬拉着,姿势未免太难受,便手肘撑着枕头爬上床。叶恒看准时机,一只脚斜出一勾,半环住萧遥的腰,同时双手发力将萧遥推倒在床上,自己则跨坐在萧遥身上,两只手死命扣住萧遥的手腕,却还在肆无忌惮地搅动着萧遥的舌头。叶恒有些纳闷,难得萧遥这么听话,由着他来,是因为昨晚发烧的关系吗?
      萧遥也不反抗,只是适当地回应着。叶恒却凶得很,大概睡了一晚上和一上午精力充沛吧,一点点夺取萧遥肺部的空气,直到萧遥呼吸急促,大脑有些缺氧,叶恒才放开。“想不到萧大公子也有今天。”叶恒抬起身,看着眼神迷离,仿佛氤氲着一层水汽,轻轻喘息着的萧遥,半开玩笑地嘲讽着。
      萧遥定了定神,看着身上人微微得意的表情,看来恢复的不错,象征性地上下扫视了一下,“夫人这是要骑乘?这个姿势不错,还没试过。”叶恒腾地一下红了脸,有些不知所措。萧遥轻轻松松挣脱了叶恒的桎梏,双手环住叶恒的腰把他从自己身上抱下来,“小叶子乖,今晚夫君再好好疼爱你。小叶子先去做饭好不好?夫君吃饱有力气了才能疼爱你啊!”一番话说的叶恒脸上发烧,直红到耳根。一声不吭地下床大步走进厨房。萧遥也不是不会做饭,只是叶恒的手艺比他好,他也更喜欢吃叶恒做的,况且睡了这么久,叶恒也该起来动动了。
      萧遥这家伙还真是厚脸皮,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那种话。叶恒一边吐槽着,一边切着茄子。不过,想起昨晚上,自己烧得有点迷糊,甚至傻到问萧遥自己会不会死。因为父母的关系,自己也死活不肯去医院,萧遥也只能用土方子给自己降温,一遍遍地用凉毛巾擦拭自己的身子。叶恒脸又有点红,也回想起萧遥好看又皱着的眉头,以及重复着的“不会的,没事,我一直在,我一直在”的声音。
      家常便饭,三菜一汤,以叶恒的利落很快就端上了桌子。“萧遥,出来吃饭了。”片刻后,叶恒见没反应,只好到卧室里寻人,却见萧遥就刚才的姿势躺在床上睡着了。叶恒放轻了脚步,走上前将萧遥身体放正,又轻轻盖上被子。萧遥皱了皱眉,却没醒,呢喃着声音,“阿恒,不怕,我在。”
      叶恒有些心疼地轻笑道:“有你在,我当然不怕。你也别怕,我也会一直一直在你身边。”说完,轻轻吻了吻萧遥的嘴角。

作者:一直都怕手一抖就把临时保存点成放弃……那个,有错字或者语句不通或者bug,还请一定戳我,谢谢你。
      看完一遍还是想说,我到底写的啥啊……嫌弃我自己QAQ
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希望它在别人家也过得好好的。

【瞎写】关于乱七八糟的故事

       “饺子妹妹,我,我,我想和你在一起……”包子哥哥的声音越来越小,脸上羞得通红,原本白白的身体看起来粉里透红。两只小圆手不知道往哪里放,局促不安地绞着。眼眸也低垂着,似乎不敢看面前的饺子妹妹。
       “哎~?”饺子妹妹大睁着眼睛,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,“可是,不行哦~”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嘛?”包子哥哥抬起红彤彤的脸,勇敢地直视饺子妹妹,“你看你看,我的衣服是上好的面粉做的,而且我还是肉馅的,你刚好是荠菜馅的,咱们俩刚好荤素搭配嘛!”包子哥哥说的很急,很想挽留饺子妹妹。
       饺子妹妹蹦哒着转过身,微微叹了口气,“可是,可是伦家有心上人了啊~”饺子妹妹害羞地捂着自己的脸。
       “是,是谁?”包子哥哥有些怯怯的,最终还是握起小圆手问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 “是,是和我一样有蕾丝衣服的辣个男生~”饺子妹妹摆弄着自己的蕾丝花边,羞红了脸低下头。
       “可是,可是,除了比我多件好看的衣服,也没别的了啊?”包子哥哥有点气馁,有点失望,她喜欢的是饺子弟弟啊,泪水充满了滴溜滴溜的小眼睛。
       “可是,包子哥哥,伦家不喜欢一个全身都是褶子的人啊~”饺子妹妹蹦哒着转过来,有些苦恼地说。
       “嗯,好吧,我知道了,祝你们幸福。”包子哥哥拼命忍住泪水,白白的身体透着一股水汽。慢慢地,一步一步地挪到蒸笼里。
       饺子妹妹皱着眉头,小声地在后面说:“对不起,饺子哥哥。”也转身回了自己的蒸笼。
       “问过了?”饺子弟弟看着包子哥哥迟缓地爬进蒸笼。看样子就知道是被拒绝了。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”包子哥哥仰面朝天,幽幽叹了一口气,“饺子妹妹不喜欢我……”包子哥哥的声音哽咽,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。
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有我喜欢你啊。”饺子弟弟看着竹蒸笼的缝隙。
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啊?!”包子哥哥一脸震惊,连要掉的眼泪都吓回去了。
       饺子弟弟转过头看着包子哥哥,认真地说:“包子哥哥,我很喜欢你哟,我们可以在一起吗?”饺子弟弟睁着漂亮的大眼睛,闪着期待的光芒。
       “哎?可是,”包子哥哥有点慌乱,“可是饺子妹妹喜欢你啊?!”
       “喜欢是一个人的事情哦,包子哥哥。”饺子弟弟笑地很温柔。
       “可是,可是我没有好看的衣服,而且,而且我满脸的褶子……”包子哥哥的声音又小下去。
       饺子弟弟轻轻牵起包子哥哥的手,“包子哥哥,我不喜欢你不会因为你没有漂亮衣服,不会因为你满脸褶子。”饺子弟弟笑着,“我喜欢你,无关性别,无关年龄,无关相貌,我喜欢的是你,是独一无二的你,我喜欢的是我面前的你,包子哥哥。”饺子弟弟说的很慢很慢,像是在说一件很珍贵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 包子哥哥听着饺子弟弟好听的声音和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,
       原来,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吗?

作者:故事纯属搞笑,如有雷同,不甚荣幸。
     哥哥,QAQ,我尽力了,这玩意儿很难写QAQ(听见我的告白了咩?(●'◡'●)ノ❤)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对人感到过分恐惧的人,反倒更加迫切地希望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更可怕的妖怪;越是容易对事物感到胆怯的神经质的人,就越是渴望暴风雨降临得更加猛烈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太宰治《人间失格》

PS:这句没怎么看懂……